校长寄语

他叫国安,熟人都亲热地称他“安子”,可是,他并不安分。1980年代,读了中师,本已书包翻身,乡人羡慕,可是他并不满足,本科、硕士、博士、博士后,一路勤奋刻苦,人称他是读书种子。

他听从导师著名文史名家钱仲联先生的教导:厚植基础,博学精专。确实,在我看来,着一“通”字说他,未为不可。他喜爱阅读,擅长书法,也研究花木栽培,凡此种种文化艺术活动多有涉猎。他做的学问,我不敢妄评,但他对教育本质的通透的理解,颇受教育界人士的关注。在他看来,教育的核心目的,不仅仅是传授给人以知识,更是为每一个孩子提供未来前行的力量,增强他们对生命的感受力,从而使他们更好地认知自己并且不断地成就自己。他期待每一个孩子和老师都成为那个最美丽的自己。基于对人的生命的尊重,让孩子读书,就是要让他们过上真正属于自己的独立完整而幸福的生活,这才是真正的教育的逻辑起点。

作为大学在中小学的一个“卧底”,安子在中小学语文改革的理论建设和课堂实践中都有所探索,他试图提出:用汉字教汉字;由生活学母语;以汉语教语文。他又不囿于语文,对中小学的其他课程的设置,教学资源的整合,他都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,是一种跨界的“通”

安子自己在教育实践上,实在又是那样的“奇奇怪怪”。他有自己书房中“书院式阅读”的二十年的坚守。他更有各个年龄层次“通吃”的教育经历,从4岁教到84岁,从幼儿园、中小学,教到大学生、研究生,乃至于老年大学,他都有过教育实践。事实也是,他的讲课,左右顾盼,光芒四射,于起承转合间感动了听课的人,不少人从此对中国文学便有了强烈的爱好。